2020年9月26日星期六
 現在位置: 中國投資協會 > 專家觀點

    

   專家觀點



王一鳴:從長期大勢把握當前形勢 統籌短期應對和中長期發展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著眼于“十四五”時期和中長期發展大勢,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面臨的機遇挑戰,提出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的戰略部署,以及實現穩增長和防風險長期均衡的戰略對策,并就做好下半年經濟工作提出具體要求。這是從長期大勢把握當前形勢、兼顧短期應對和中長期發展的總體部署,具有十分重大的意義。
  一、從長期大勢把握當前形勢,加快形成新發展格局
  站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重要關口,面對“十四五”時期內外環境的深刻變化,我們既要看到短期經濟運行面臨的風險挑戰,更要看到很多問題是中長期的,必須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準備。唯有從長期大勢把握當前形勢,才能不為短期變化所左右,保持戰略定力,增強機遇意識和風險意識,集中精力辦好自己的事情。
  從長期大勢把握當前形勢,要求我們用全面、辯證、長遠的眼光看待當前的困難、風險、挑戰,增強發展信心,鞏固我國經濟穩定轉好的基本趨勢。當前,全球疫情仍在擴散蔓延,疫情長尾特征更趨明顯,主要經濟體衰退程度超出預期,外部需求大幅萎縮,一些國家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盛行,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加之美國對我國的戰略圍堵和打壓,我國發展面臨多年來少有的復雜局面。從國內看,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取得重大成果,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復工復產有序推進,經濟下滑態勢在較短時間得到扭轉,二季度經濟增長明顯好于預期,經濟運行呈現穩定轉好態勢,在疫情防控和經濟恢復上都走在世界前列。與此同時,經濟恢復還不平衡,生產恢復快于需求,工業恢復快于服務業,投資恢復快于消費,大企業恢復快于中小企業,金融業與實體經濟恢復不平衡,就業和中小企業仍面臨較多困難,穩增長與防風險的平衡仍面臨較大壓力。
  從中長期看,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風起云涌,加快重構全球創新版圖。我國得益于改革開放以來科技創新能力的大幅提升,在一些領域實現“并跑”“領跑”,躋身國際科技發展前沿更加具備條件。全球力量對比繼續“東升西降”,我國拓展資源配置和發展空間的條件更為有利。更要看到,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變,經濟韌性強、潛力足、回旋空間大的基本特質沒有變。從需求看,我國擁有包括4億中等收入群體在內的14億人口所形成的超大規模市場優勢,不斷升級的商品需求和日益多元化的服務需求將持續釋放,國內市場的總體規模將加速擴大,巨大的內需潛力將轉化為經濟持續發展的內生動力。
  從供給看,我國擁有全球最完整、規模最大的產業體系和不斷增強的科技創新能力,疫情催生數字經濟異軍突起,產業數字化、智能化水平加快提高,必將在滿足消費結構升級中增強產業的市場競爭力,提升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
  從長期大勢把握當前形勢,要求我們牢牢把握擴大內需這一戰略基點,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改革開放后,我國利用勞動力低成本優勢,積極參與國際分工與國際經濟大循環,市場和資源
  “兩頭在外、大進大出”,通過產業不斷升級提高在全球價值鏈中的位置,逐步成長為“世界工廠”。在外部環境發生深刻復雜變化,世界經濟持續低迷、全球市場萎縮、保護主義上升的背景下,從被動參與國際經濟大循環轉向主動推動國內國際雙循環,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是在一個更加不穩定不確定的世界中謀求我國發展的大戰略,是適應內外環境變化的重大戰略調整。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就是要發揮我國超大規模市場的潛力和優勢,利用我國具有全球最完整、規模最大的工業體系、強大的生產能力、完善的配套能力,以及回旋空間大的特點,把發展的立足點更多放到國內,實施擴大內需戰略,通過暢通國內大循環,推動形成國內國際雙循環,更好聯通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更好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培育新形勢下我國參與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為我國經濟發展增添新動力。
  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關鍵是要將我國市場規模和生產體系優勢,轉化為參與國際合作和競爭的新優勢。這就要求發揮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加快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挖掘國內市場需求潛力,加快構建完整的內需體系;發揮巨量生產要素優勢,深化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打通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個環節,提高國內大循環效率;發揮海量創新資源優勢,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形成更多新的增長點、增長極,打造未來發展新優勢;發揮對外貿易大國優勢,發展高水平開放型經濟,促進內外市場和規則對接,創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供應鏈生態,形成國內循環與國際循環相互促進。總之,新發展格局有利于我國需求結構升級和供給能力提升,推動供需在更高層次、更高水平上實現動態均衡,增強高質量發展的內生動力。
  二、兼顧短期應對和中長期發展,實現穩增長和防風險長期均衡
  為應對疫情對經濟的巨大沖擊,我國全力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及時出臺一攬子擴大內需、幫扶企業、穩定就業的逆周期調節政策,增加1萬億元財政赤字規模,發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新增1.6萬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引導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明顯高于去年,并推動金融系統向企業合理讓利1.5萬億元,這對穩定經濟基本盤形成強大支撐。但也要看到,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逆周期調節往往面臨短期政策刺激和中長期效應的兩難選擇,政策實施不僅要看短期效果,更要關注中長期政策效應。這就要求完善宏觀調控跨周期設計和調節,實現穩增長和防風險長期均衡。
  完善宏觀調控跨周期設計和調節,需要把握好當前經濟周期和中長期發展銜接,為未來留下政策空間。針對當前經濟形勢復雜嚴峻和不穩定性不確定性較大的背景,加大逆周期調節的政策力度是必要的,但同時要區分疫情沖擊帶來的短期問題和中長期的結構性問題。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既要針對疫情沖擊帶來的短期問題,也要考慮為解決中長期結構性問題留有余地,這就要建立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中長期協調機制,統籌兼顧短期逆周期調節與中長期發展,為應對未來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留足政策空間。與此同時,疫情對企業和家庭等會產生長期影響,微觀主體的行為模式和需求結構調整,有可能帶來不同以往的長期結構性變化,也要求逆周期調節適應中長期結構性變化,降低短期政策的中后期負面效應,增強經濟恢復和增長的可持續性。
  實現穩增長和防風險長期均衡,要求把握好短期刺激政策與中長期防風險的平衡點,不為以后留下隱患。風險暴露往往具有滯后性。新增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大幅提升,會推動宏觀杠桿率上升較快,造成風險積累并增大中后期的風險釋放壓力。大量新增流動性也可能流入房市、股市,刺激資產價格上升,并可能擴大收入差距。從當前看,疫情對實體經濟的沖擊并沒有對金融領域造成太大影響,金融業產值和利潤保持合理增長,但我們在制定政策時要未雨綢繆,增強底線思維,為后期的風險釋放預留空間。隨著經濟逐步回升轉好,宏觀政策要把握好節奏和力度,財政政策要更加注重實效,注重資金使用的質量和效益;貨幣政策要更加精準導向,保持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努力實現穩增長和防風險的長期均衡。
  三、更好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鞏固經濟回升轉好勢頭
  做好下半年經濟工作,要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更好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守住“保”的底線,拓展“穩”的局面,鞏固經濟回升轉好勢頭。
  確保宏觀政策落地見效。確保已出臺的減稅降費、減租降息和融資支持等政策落到實處,增強市場主體的獲得感。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有為、注重實效,通過建立特殊轉移支付機制,資金直達市縣基層等手段,為保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等提供資金支持。充分發揮財政資金拉動投資、擴大內需的作用,保障重大項目建設資金,優化新增專項債券資金投向,進一步提高資金使用效率。通過政府投入引導社會資本擴大投資,在新基建、老舊小區改造等領域鼓勵民間資本參與,釋放投資潛能。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精準導向,根據國內外形勢變化,保持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滿足實體經濟需要。優化信貸投放結構,重點支持制造業和中小微企業。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引導融資成本進一步降低,增加中小微企業融資可獲得性。深化金融科技應用,大力發展數字普惠金融,提高為中小微企業服務的能力和效率。與此同時,要加強財政、貨幣等宏觀政策的協調配合,形成集成效應。
  持續擴大國內需求。擴大內需既是有效應對疫情沖擊、實現經濟回升轉好的戰略舉措,也是我國中長期發展的戰略基點。當前,居民部門與企業部門的儲蓄水平都有提升,如何引導居民擴大消費,引導企業擴大投資,特別是擴大民營企業和制造業投資,應是擴大內需的重點。通過擴大失業保險和低保保障范圍,加大對低收入家庭的補貼和消費刺激措施,提高居民消費意愿,并加快餐飲、商場、文旅等生活服務業復業復市,推動消費回升。通過政府投入引導社會資本擴大投資,恢復市場主體的投資信心,鼓勵社會資本參與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和新型城鎮化建設,積極擴大有效投資。
  守住保企業、穩就業的底線。保企業,就是保社會生產力,為中長期發展積蓄力量。保企業重點是保中小微企業,確保已出臺的減稅降費政策、降低工商電價政策、減免房租政策足額落地,運用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降低中小微企業融資成本,幫扶中小微企業渡過難關。保企業根本在于深化改革,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依法平等保護各種所有制企業產權和自主經營權,完善各類市場主體公平競爭的法治環境,激發市場主體活力。保住了企業,穩就業就有更大空間。要做好應屆大學生、農民工和困難群體等重點人群的就業幫扶,通過直達基層的財政政策工具,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特別是要穩定城鎮常住農民工就業,支持返鄉農民工就地就近就業。
  提高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受疫情影響,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加快調整,區域化近岸化特征更趨明顯,提高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更為緊迫。要優化營商環境提升產業鏈根植性,實施好《外商投資法》及配套法規,進一步放寬外資的準入限制,更好保護外資合法權益,營造一流營商環境,增大對外商投資的吸引力。下決心推動短板產品國產替代,拓展國內供應商,培育可替代的供應鏈。推進制造業數字化智能化升級,加快運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技術改造傳統生產工藝,提升制造業創新力和國際競爭力。以強大國內市場為支撐,創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供應鏈形態,提高供應鏈的安全性與可控性。在補短板的同時,還要注重鍛長板。疫情催生了以數字技術為基礎的新產業生態,應順勢而為,發揮我國數字經濟領域的先行優勢,占領數字經濟國際競爭制高點。這不僅將創造大量投資機會,有效擴大國內需求,還將推動技術創新和產業變革,形成更多新的增長點和增長極,拓展生產可能性邊界,為經濟發展培育新優勢、注入新動能。
  更加注重依靠改革激發市場潛能。越是面對困難挑戰,越要深化改革開放,發揮好改革的突破和先導作用,依靠改革應對變局、開拓新局。充分利用疫情倒逼改革的“機會窗口”,推動一些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解決深層次結構性體制性問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落后過剩產能和“僵尸企業”出清,使沉淀的生產要素配置到效率更高的領域。健全以公平為原則的產權保護制度,營造依法平等保護民營經濟產權的市場環境,激發民營企業的投資熱情。強化競爭政策基礎地位,建立健全競爭政策實施機制。推行國內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按照“非禁即入”原則和“全國一張清單”管理模式,促進各類市場主體依法平等進入清單以外的領域,公開公平公正參與競爭。深化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加快出臺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指導意見,深化農村宅基地“三權分置”改革,建立城鎮基本公共服務與常住人口掛鉤機制,推動股票發行注冊制改革,深化職務科技成果產權激勵制度改革,加快培育技術和數據要素市場。通過深化改革消除資源配置扭曲,提高資源配置效率,釋放經濟增長潛力,增強發展內生動力。
作者:王一鳴,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

 
 

【信息來源:本站 2020-08-31 】
    
Copyright © www.77190473.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投資協會    京ICP備15043208號-2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木樨地北里甲11號國宏大廈A座(國宏賓館)    郵編:100038
爱博彩票真的假的 浙江11选五玩法二拖六 体彩新疆11选5开奖查询 赚钱项目兼职 000286股票行情 北京单场快中彩 北京快3近100期走势图 麦久3d试机号 内蒙古快3跨度和值走势图 顺配宝配资 排列五稳赚打法 安徽快三推荐号码预测 上海 期货 配资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云南走势图 正规赌博快3十大网站app 2010年7月上证指数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